当前位置:主页 > 足球打水看盘软件 > 正文

在世界足球豪门打篮球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时间:2020-08-01 14: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核心提示

对于更多人来说,答案一定是拜仁慕尼黑准确的说,是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作为欧洲足坛,乃至世界足坛最为成功的足球俱乐部之一,拜仁慕尼黑在建队以来的 120 年里,留下了一...

  对于更多人来说,答案一定是“拜仁慕尼黑”准确的说,是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作为欧洲足坛,乃至世界足坛最为成功的足球俱乐部之一,拜仁慕尼黑在建队以来的 120 年里,留下了一串串耀眼的成绩,更培育出无数世界级球星。

  但世人有所不知的,是拜仁慕尼黑在足球俱乐部之外,也拥有一支建队 74 年之久的篮球队。在经历过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辉煌后,球队几经沉浮,甚至跌入乙级联赛。但在球队主席赫内斯的不遗余力的支持下,拜仁男篮自 2010 年起迎来迅速反弹。2014 年,球队重夺全国冠军,并重返欧洲篮球联赛(Euroleague)。近几年来,球队更是先后签下德里克-威廉姆斯、格雷格-门罗等 NBA 旧将,吸引着更多关注世界篮球的球迷目光。

  在欧洲这块足球占统治地位的大陆,足球篮球却能在拜仁慕尼黑完美交织:拜仁男篮的主场奥迪篮球馆(Audi Dome)的场边,足球球星为兄弟球队加油的身影时常可见;退役不久球队功勋“小飞侠”罗本,是当之无愧的拜仁男篮的死忠粉丝,还曾被赠与 10 号球衣;足球队训练间隙的放松内容,是一场“篮球内战”;而去年夏天加盟拜仁男篮的门罗,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足球的喜爱:“来到了德国,怎么能不看足球呢?”

  稳固自身欧洲强队地位的拜仁男篮,目光不止局限于球场上。去年九月,上海久事大鲨鱼篮球俱乐部做客慕尼黑,与拜仁男篮进行了一场“季前赛”。双方还进行了全方面深层次的互动交流。球队国际化与战略事务董事瓦克与上海久事大鲨鱼篮球俱乐部总经理总经理钱安柯一起商讨了未来双方在更高层次的合作。中国驻慕尼黑副总领事陈永军也亲临现场。

  在世界足球豪门打篮球,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在足球统治的欧洲,拜仁篮球又如何突出重围?2019 年篮球世界杯前夕,腾讯体育来到拜仁慕尼黑篮球俱乐部,为大家一探究竟。

  拜仁慕尼黑篮球主场 Audi Dome,曾是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篮球比赛举办地

  我出生在一个篮球世家。1987 年,全家从前南斯拉夫搬到了德国。父亲成为了德国国家队的主教练。1993 年,父亲率领德国国家队获得了欧洲冠军,之后来到了俱乐部执教。

  他对篮球的知识,对工作的热情,无时无刻不在影响我。他不光能够率队夺冠,更能够为其他人留下东西。

  2002 年世锦赛,让我梦想成真。我一直梦想着代表南斯拉夫打球,但国家分裂之后,我只能代表德国。那届世锦赛父亲赢得冠军,我获得铜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是我职业生涯的巅峰。

  1996 年我就在耐克峰会上认识了王治郅,当时我俩是队友,赢了美国。诺维茨基和我从青年队就做队友。他总是把球队利益放在第一位,从不把自己当成超级明星,努力训练。

  能够坚持到今天,我感到很幸运。无论是做球员,还是如今成为拜仁慕尼黑篮球俱乐部的 CEO。

  拜仁慕尼黑之所以能够重返回到欧冠联赛,秘诀很简单,就是球队有伟大的员工,对于所从事的事业有着极大的热情。

  你也知道,我们从属于拜仁慕尼黑这个大品牌,但我们也有自己的特性。能够在拜仁慕尼黑这个大品牌下,开垦属于篮球的一片天地,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过去三十年,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也是我们的学习对象。

  但我们希望能走出自己的一条路,不想简单地做足球俱乐部的复制品。如果只是单纯的复制,是没办法取得成功的。

  压力?从来没有压力。就好像父母很成功,那么作为子女也非常骄傲。相比压力,我们感受到更多的是动力。

  德国篮球在培养属于自己的「黄金一代」。德国目前有七八名 NBA 球员,在欧冠联赛也有很多球员效力。像克勒贝尔、施罗德、泰斯等球员已经在 NBA 站稳脚跟。

  我是个球痴,我出生在意大利的一个小城,在那里篮球比足球更重要。故乡经常被叫做「篮球城」。

  加盟拜仁慕尼黑之前,我是 NBA 底特律活塞的球探。在活塞队工作的最后一年,我本来有机会来到中国,却阴差阳错来到了拜仁慕尼黑。

  说正经的,很难描绘我的工作日,因为如果每天要见这么多人,解决这么多问题,每天就都不一样。比如球员昨晚可能没睡好,家人可能为此担心。

  如何描述我的工作?我常讲这个比喻:如果你有好酒,只要好好贮存,就会越来越香。但如果不好好贮存,那么再好的酒也会坏掉。

  在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有 119 年历史。每次走进安联中心,我都会心说“WOW”,觉得自己配不上这里。“我在这里干嘛呢?”

  2018 年 10 月份,我们和前 NBA 球员德里克-威廉姆斯签约。他是个很棒的球员,尤其对拜仁慕尼黑的价值观非常接受,比其他人都要接受。也可能是他到了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也需要这些东西。我们和德里克-威廉姆斯是双赢的合作关系。

  这也是我们选择球员的一个重要条件必须找到合适的球员。文化上面的认同,比能力更为重要。我们经常问自己,这个球员能不能融入球队?能不能认同我们的价值观?能不能和球队工作人员合得来?

  门罗现在打不上 NBA,有几个原因。NBA 比赛风格近几年变化很大,规则让门罗这样的大个子很不适应。他不是今年唯一一个从 NBA 转投欧洲的球员。他们只想重新得到重视。他们可以去中国 CBA,可以去 G 联赛,也可以签十天短约。门罗还需要适应很多东西。

  在球员舒适度方面,欧洲和 NBA 还差着一条银河,更别说工资水平了。但拜仁慕尼黑能够让球员感觉到自己得到了重视。

  门罗在电话里对我说,我想打「有意义的篮球」。但这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些球员来到欧洲,适应新的生活方式,面对新的压力。欧洲不用华氏,用摄氏;不用美元,用欧元;时差有 7 个小时。NBA 打比赛的时候,欧洲是半夜,必须要睡觉,否则第二天训练就完蛋了。但老实说,看到这些球员如何适应新环境,还是很有意思的。

  我叫阿德里安-萨米安多,是拜仁慕尼黑篮球俱乐部的 CBO。负责制订俱乐部商业策略,与 CEO 和其他部门紧密合作。

  我很早就加入了球队,如今已经在拜仁篮球工作了十年。有机会在过去十年内与球队一起成长,我感到很荣幸。

  谈到商务方面,拜仁篮球的情况比较特殊。一开始在乙级联赛时,俱乐部决定建立篮球队,但有一点要求,那就是财政必须自由。

  这是最大的挑战。我们一开始什么都没有,需要不断寻找愿意投资的赞助商,也不知道未来究竟在哪里。幸运的是,有几家赞助商愿意在初始阶段提供赞助。

  时至今日,拜仁篮球俱乐部的众多赞助商里,有几家从一开始便给球队提供支持。尽管未来还很模糊,但他们始终坚定信念。如今也得到了回报。无论是球场上还是球场下,回报都非常丰厚。

  一开始,俱乐部的领导层的确问过足球队的一些赞助商,愿不愿意为篮球队提供赞助,得到的答案也是肯定的。但这样的赞助更基于人情。但如今实现了自给自足,赢得了首批赞助商的信任。

  我想起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当年拜仁还没有篮球队,没有女子足球队的时候,报纸上能读到很多拜仁慕尼黑足球的消息,此外就是慕尼黑另一支足球队 1860 的消息,以及乙级联赛足球队的消息。

  但现在,打开报纸,能看到男子足球、女子足球、篮球的各种报道。拜仁慕尼黑的品牌得到了进一步强化。

  对于篮球来说,篮球的目标群体非常特殊。首要目标就是自我成长,拉升电视转播率。所以我们必须向大家展示篮球运动的独特之处。对于球迷、媒体、赞助商来说,什么东西在足球运动里得不到,却能在篮球里获得?答案就在篮球的文化层面,有很多故事可以去讲。

  在票务销售方面,我们目前拥有 11 名雇员,负责维护 B2B、B2C 关系。

  我们出售的不是一张球票而已,更是一种体验。与此同时,NBA 对于篮球运动的深远影响,也帮助我们提供能多丰富的体验。如果我们的宣传策略是,单纯看一场篮球赛,那么受众群体的规模会很小。但如果把它和音乐相连,或是看做一次商业聚会的场合,为季票持有者提供更多独家活动,那么受众群体会多很多。

  赢球重要,还是卖票重要?我们的目标是让两者独立。赢球肯定比输球高兴,赢得总冠军肯定是一大乐事。但这些是球队应该操心的事情。但从商业方面来讲,我们希望能够独立出来。过去四年,票务方面收入增长了 30%。

  未来计划?数字化是机遇之一。中国是篮球大市场。拜仁慕尼黑足球队曾经来过中国,篮球也将效仿。

  我们由衷地希望,未来有一天,当人们提到拜仁慕尼黑时,不只能够想到足球,更能够想到足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